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夜班公交车上的三个美妇
夜班公交车上的三个美妇

夜班公交车上的三个美妇

公交车这时停了下来,有人下车,有人上车。不过现在似乎是人们上夜班的时间,下车的人没几个,上车的却是一大群。有几个穿着制服的白领就挤到了两人的身边,一双双大白腿暴露在云逍的眼前如果是平时,云逍不介意好好的欣赏一下美腿,这色狼看美女也好会看才能看到美女。什么地方都美的女人很少,有的美女是背影杀手,后面美丽,前面恐怖。对于这种美女,你只需要看她的背影就是了,千万别去看前面。有的女人腿漂亮,那你就看腿就行,总之一句话,女人那个地方好看,你就看哪儿,别把人家整个看光,否则,不爽的人最后是你。咳咳,这可是千帆同学看美女看出来的经验啊,十分的宝贵的。
  现在云逍可没有心思欣赏这些女人的白腿,他只想把阴茎深深的扎进云雀的身体。有人在身边,刺激系数是增大了很多,可是危险系数也让云逍不敢乱动,那怕他的手已经深入到云雀的腿间了,可他就是不敢有丝毫乱动。云雀也是身体绷得紧紧的,后背慢慢的渗出汗液,似乎是紧张的。
  “婉姐,那个色狼经理还有没有来骚扰你?”就在云逍进退两难,云雀紧张万分的时候,身边的几个女人居然聊起天来。
  叫婉姐的女人苦笑道:“怎么没有,那头色猪经常利用职位占女职员的便宜,如果不是还没找到新的工作,老娘直接辞职不干了。”
  “啊,那你们就没向上头告状?”
  “我的好妹妹,以那头色猪的能力,他有资格坐经理位置吗?可是现在他坐了,而且还坐得好好的,这里面要说没鬼,谁信啊?你觉得告状有用吗?”婉姐无奈道。
  “那,难道你们就任由他欺负?”
  “不然怎么办?现在工作这么难找,我辞职了,万一几个月找不到工作,那我岂不是要饿肚子了?”婉姐苦涩道。
  “唉。。。。”和婉姐说话的女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被占便宜总比饿死好啊。
  阴茎因为有几个女人在身边而变得更加的雄伟,死死的顶在云雀的臀间。
  “算了,不说我了,你呢?小敏你怎样?”婉姐勉强笑道。
  小命无奈一笑:“我?还不是就是那个样子呗,每天累死累活,一个月拿着三四千块钱的工资,房贷一还,杂七杂八的费用一交,猪肉一涨价,我就得吃豆腐。”
  婉姐咯咯笑道:“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,你老公呢?”
  小敏淡淡道:“他,别提了,工资比我还低,整天还不知道进去,上班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我就纳闷了,当初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就嫁给了他呢?”
  婉姐笑道:“你不会是想离婚吧。”
  “哼,如果他再过分一些,你看我敢不敢,反正现在单身女人那么多,也不差我一个。你看看人家宁宓,一个女人带着儿子,人家现在是什么,世界首富,天下间的男人对她只能以九十度角仰望,这就是咱们女人单身的典范。婉姐,说真的,我还真的想单身,这样我既没孩子也没家庭,考虑的东西也就少了,我也就能够过我想过的生活了,这样还自在一些。”小敏有些羡慕的说道,显然,宁宓是她的偶像。
  婉姐微微皱眉:“小敏,你想法是好,可是你毕竟只有一个啊,那种人,咱们学不来的。你不要家庭,不要老公,那你以后老了怎么办,你想要孩子怎么办?”
  “老公?呵呵,找老公来干嘛?想做那事了出去花个几百块,人家把你服侍的舒舒服服的,至于想要孩子,现在不是有试管婴儿吗?再说了,不用试管婴儿也可以找个牛郎生啊,那些小白脸长得那么漂亮,说不定以后的孩子还是个美男子呢。哼,自己找的老公,歪瓜裂枣不说,屁本事没有,整天混吃等死,这样的男人找来有什么用?”小敏越说越气愤。
  婉姐笑道:“没你说的那么夸张吧,这个是世界终究是男人的啊,女人终究还是需要依附于男人的。”
  “婉姐,你这话可就不对了,宁宓现在需要依附男人吗?又有哪个男人值得她依附?”小敏微微皱眉道:“咱们女人少了男人照样可以活得好好的。”
  婉姐轻笑摇摇头:“宁宓外面看起来的确很风光,世界第一美女,世界第一首富,可是,你怎么知道她就过得幸福呢?你怎么知道她私底下就没有想找个男人呢?”
  小敏语气稍稍一窒,不知道该怎么说了,像宁宓那样的女人,找牛郎的可能性极小,那她的性生活是怎么解决的呢?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。
  云逍听得微微一笑:“妈妈的幸福当然是由我这个儿子来给予了,让别的男人给?哪个男人给得起呢?”云雀软软的坐在云逍的怀中,肥美的屁股轻轻挪动,慢悠悠的摩擦云逍的阴茎。
  “哎,婉姐,你说,宁宓那么厉害的人,她一个人带着儿子,你说,她会不会对她的儿子产生别样的情感啊?”小敏小心问道。
  听到这话,云逍身体一僵,阴茎越发的胀大了。云雀感觉到了云逍的异样,她小手伸出,偷偷的掐了他一把,红唇凑到他的耳边:“小坏蛋,不准乱想,我可不是你的妈妈。”
 云雀坐在云逍的怀中,默默的感受深深插在体内的火热棍子的长度和粗度,慢慢的,她感觉自己的身体里十分的瘙痒,渴望有人帮自己挠一挠,出于本能,她轻轻的扭动一下身体,云逍的阴茎轻轻的研磨了一下她的花心,嗯,舒服多了,于是,云雀又扭动几下身体,接连不断的快感从身体深处传了出来。
  “嗯。。。。”云雀用鼻子轻轻的哼了几声,以发泄自己的舒服情绪。
 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,云逍也就无所谓了,只要不被更多的人发现就成。云逍一手抱住云雀的柳腰,屁股轻微的挺动,阴茎小幅度的在云雀的体内进出,紧窄压迫感以及强烈的摩擦感让云逍忍不住想用力的搞身上的女人,可是环境不允许,他只能强忍内心的火热。他把内心的火热转移到了手上,这下婉姐受苦了,云逍插在她体内的手指快速抽送,把她那儿的嫩肉带进带出,花蜜顺着她的大腿向下流去,打湿了她的肉色丝袜。
  “嗯。。。”终于,婉姐忍不住娇吟出声,小敏就站在她身边,婉姐的娇吟声她自然听到了。
  她疑惑扭头看去,刚好看到云逍的大手正深深的探到婉姐的裙底,不停的动作着,也不知道在干嘛。小敏瞬间大怒,公交色狼!反了天了,居然敢在我的面前占婉姐的便宜,你不想活了?小敏就想爆发,婉姐却连忙用小手捂住她的小嘴,不停的摇头。
  小敏疑惑了,婉姐这是在干嘛,有人在占你的便宜啊,你不会是脑子短路了吧。婉姐知道小敏不明白自己的意思,她轻轻咬着红唇,小手从她的嘴巴上撤下来,轻轻的在她高耸的乳房上揉了一把。
  小敏俏脸刹那红了,她眼睛水汪汪的看着婉姐,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。
  婉姐不敢去看小敏的眼睛,她的小手慢慢的伸到小敏的腿间,隔着她的套裙在她的阴户处摸了几把。小敏双腿一软,差点就摔倒,她终于明白婉姐的意思了,原来这个该死的女人正在和别的男人玩心跳,玩公交激情。想到这里,小敏的小心肝也不由自主的砰砰跳了起来,公交车上做爱,这,。这应该是很刺激的,哎呀,不管了,机会难得,做就做吧,太刺激了,我也要好好享受这种刺激的感觉。
云逍自然是看到了婉姐的动作,他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,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与众乐乐,和大姑姑玩,哪有和三个女人一起玩有意思啊?
  云逍轻轻的顶了云雀几下,让她发出腻人的呻吟声,大手也用力的捅了婉姐几下。
  婉姐双腿发软,连忙把手从小敏的腿间拔出来,扶住云逍靠背上的护手,稳住自己的身体。
  这下小敏不爽了,她看了看四周,发现没人注意到自己后,偷偷的把小手探到自己的裙下自摸。可是自摸怎么会有别人摸那么爽呢?很快小敏发现了,自己无论怎么动,都没有婉姐轻轻碰几下爽。
  小敏脸颊通红的看着婉姐,眼中流露出渴望的神色,她伸出一条手臂扶住摇摇欲坠的婉姐,然后把婉姐的手臂拉到自己的胯间。
  婉姐脸蛋绯红,恨恨的瞪了她一眼:“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荡妇,你就不能自己摸啊,让我帮你。”
  小敏也是脸蛋绯红:“婉姐,要说荡妇,好像你比我更荡哦,是谁先和陌生男人在公交车上玩摸摸的?你还好意思说我。”
  婉姐双腿发软,娇吟一声:“别说了,我帮你行了吧荡妇。”
  小敏咯咯一笑,这才开始打量云逍,嗯长得很英俊,身材魁梧,看他那样子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公子哥,唉,可惜这是在公交车上,否则到可以和他玩玩一夜情。
  云雀有些承受不住情欲的煎熬了,她也不管身边是否有人,柳腰开始轻轻的扭动起来。或许是在这种公开的环境下比较刺激吧,云逸都没怎么动,云雀便有些忍不住了,她的阴道一阵收缩,体液疯狂反而分泌着。
  “嗯,逍儿,老公,快,快点,我忍不住了,我忍不住了。”云雀低声呻吟着,屁股轻轻抬起,然后快速坐下。几分钟后,云雀娇吟一声,娇躯轻轻颤抖,达到了高潮。
  泄身的云雀娇躯酸软,软软的靠在云逍的怀中轻轻喘气。
  云雀的高潮刺激到了婉姐和小敏,特别是婉姐,她的身体也轻轻的颤抖,却没有达到高潮,这种掉在半山腰的感觉更加的难受。
  云逍也好不到哪儿去,云雀完事了,短时间内自然是没办法再做了,可是云逍却正是情欲勃发的时候,没耐何,他把主意打到了婉姐和小敏身上。
  婉姐和小敏容貌还算漂亮,身上有一股浓浓的都市丽人气质,玩玩一夜情还是可以的。云逍轻轻把云雀从自己的膝盖上抱下来,然后他轻轻的拉了拉婉姐。婉姐大羞,不肯坐到他的膝盖上。就在这时,小敏突然绕过婉姐,一屁股坐在云逍的膝盖上。
  小敏的举动让云逍,婉姐,云雀全都愣了,这个女人,这个女人太大胆了。
  小敏亲昵的搂住云逍的脖子:“帅哥,我叫张丽敏,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云逍微微一笑:“我们只是萍水相逢,大家都需要,互相满足而已,没必要搞得这么严肃吧。”
  张丽敏妩媚一笑:“你放心吧,我是有老公的人了,我不会缠着你的,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而已,你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。”
  云逍的大手轻轻摸上张丽敏的肥臀:“你真的想知道我的名字吗?那好吧,等你满足我再说吧。”
  张丽敏俏脸通红,小手探到臀后,轻轻的抓住云逸湿漉漉的阴茎:“咯咯,你的好大哦,你不会要了人家的命吧。”
  云逍好笑道:“要不,你下来吧,我看你的好姐妹婉姐有些忍不住了,或许,她要比你强。”
  张丽敏不满了,她屁股向后移动,丰满的臀瓣轻轻的摩擦云逍的阴茎:“帅哥,你的越大,我越喜欢,来吧,时间紧迫,别废话了,待会儿人家还要去上班呢。”
  云逍轻轻的把张丽敏的套裙撩到腰间,露出她白花花的大腿,以及丰腴的丰臀:“虽然我们是贫水相逢,不过好歹我们也算是露水夫妻,嗯,你明天把现在的工作辞了吧,去飞宇集团在华夏的分部报道。”
  “什么?”张丽敏大吃一惊:“飞宇集团在华夏的分部?”
  云逍点点头:“是的,不过现在,我要你。”
  云逍轻轻的掀开张丽敏的内裤,把阴茎对准她的阴道。
  “帅哥,轻点,你的太大了,我老公的还没有你的一半大,我怕我忍不住叫出声来。”张丽敏微微有些紧张的说道,云逍的家伙太大,如果全进去的话,真的能够顶到她的胃,至于子宫,那就不用说了。
  云逍喘着粗气:“美女,你自己来吧。”
  “好,我自己来。”张丽敏双手扶住云逍的膝盖,身体慢慢向下坐去;“哦。。。。帅哥,你的真的好大,我都快被撑死了。”
  云逍得意笑道:“可是美女,我还没有完全进去哦。”
  “我,我知道,你先让我缓一缓,适应一下。”张丽敏娇喘几声,身体再次慢慢向下压去。
  “嗯,你,你顶到我的花心了,帅哥,要不,就这样吧,我,我有些承受不住。”张丽敏可怜兮兮的说道。
  云逍有些不耐烦了,照你这么慢悠悠的,等完全坐下去,黄花菜都凉了。云逸伸手捂住她的小嘴,然后用力把她的身体向下压去。
  “啊,呜呜。。。。。”张丽敏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起来,额头甚至都渗出冷汗了,云逍的家伙太大,她的阴道太窄太浅,云逍完全进去后,她都感觉自己的阴道快要被胀裂了,子宫更是被顶着往身体深处陷去,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噎住一样,让她张开小嘴急急的喘了几口气,这才慢慢适应下来:“你要死啊,你的那么大,你想杀死我吗?”
  云逍小声说道:“插不死你的,你们女人不都喜欢打的吗,现在你嫌它大,待会儿你就会嫌它小了。”说着,云逍轻轻的顶了她两下。
  “嗯。”张丽敏闷哼一声,连忙压住云逍的大腿:“别,求你,别动,别动,我,我受不了,太涨了,让我适应适应好不好?”
  云逍把手伸到她的胸前,轻轻揉捏她饱满的乳房:“美女,你的胸好大啊,看不出来,你的身材还挺好的。”
  “嗯,哦,好,好老公,轻点,轻点,你揉的我都快喘不过气来了。”张丽敏娇声说道。
  云雀终于缓过气来,她无奈的白了云逍一样:“冤家,你就是这么对我的,居然挡着我的面和别的女人做。”
  云逍歉意的笑笑:“好老婆,对不起,我实在忍不住了,再说,你也无法满足我啊。”
  小敏扭头看向云雀:“姐姐,你的年龄比我大吧。”
  云雀点点头:“嗯。”
  “怪不得你会喜欢上一个比你小十几岁的男生,原来,你老公真的好厉害啊,我都快承受不住他了。”张丽敏果然厉害,坐着人家的老公,还能面不改色的和人家聊天,这种女人还真是强悍。
  婉姐脸蛋羞红,想看又不敢看,她没想到自己一时矜持却让好姐妹捷足先登了,她现在的身体也是洪水泛滥,十分渴望得到安慰。
  “哦,帅哥,轻点,轻点,你太重了,我会忍不住叫出声来的。”张丽敏小声呻吟着。

现在是晚上,公交车上的人要忙在玩手机,要吗在看着窗外的夜景发呆,居然恁是没人发现这怪异的四人组合。
  云逍抱住张丽敏的柳腰,轻轻的撞击着她的身体:“美女,不是我轻点,是你的太紧窄了。”
  “嗯,哦,好老公,太舒服了,你,你现在可以重点,哦,对,就是那儿,顶住,研磨几下,哦,哥哥,亲哥哥,好舒服啊。”张丽敏趴在云逍的耳边,轻声呻吟着,同时她还不忘伸出舌头轻轻的舔弄云逍的耳垂。
  云逍揉捏她乳房的手稍稍大力一些,两根手指揪住她顶端的两颗硬硬的樱桃一阵揉搓。
  “呼呼,哥哥,你太厉害了,和你比起来,我老公的完全就是蚯蚓,哥哥,真不知道和你做过之后,我还会不会有兴趣和我老公玩,亲哥哥,你说以后我该怎么办啊?”张丽敏小声说着,她的目的很简单,那就是想和云逍长期保持关系。
  云逍自然是不会答应的,要不是这是在公交车上,云逍才不会动两个女人呢。
  “你可以去买根超大型号的橡胶棒,你老公满足不了你,你可以自己来。”云逍笑道。
  “咯咯,死的东西,哪有活的东西够味啊,嗯,帅哥,用力一些,再深一些,我,受得了。”先前还说受不了,现在就让用力一些,深一些了,女人的适应能力果然够强悍。
  “啊,亲哥哥,用力,用力,我,我到了,我到了,哦。。。。”在云逍的膝盖上骑了半天马的张丽敏突然大叫一声,身体靠在云逍的怀中没了力气。
  云逍苦笑,心中暗叹:男人那方面不行,很丢人。可是太强了也太伤身了,这硬硬的难受啊。
  缓过气来的张丽敏从云逍的膝盖上站起来,然后坐到一边。
  云逍把视线转移到婉姐身上。
  婉姐羞涩的咬咬红唇,最后她一咬牙,轻轻分开双腿,跨坐到云逍的膝盖上。
  云逍大喜,轻轻的在她的耳垂上吻了一下:“谢谢你了。”
  婉姐点点头,也不说话,屁股向后移动,轻轻摩擦云逍的阴茎:“快点,别人人发现了。”
  “嗯,我会快点的,你忍着点。”云逍轻轻的撩开婉姐的套裙,在掀开她的内裤,把阴茎对准目标。时间紧迫,云逍也不浪费时间,用手捂住婉姐的嘴巴,腰部用力上挺。
  “滋。”一声轻响,阴茎完全没入婉姐的身体。
  “唔。。。。。”婉姐身体一僵,紧接着轻轻颤抖起来,太痛了,就仿佛有一根粗粗的棍子捅进身体里一样,痛的无法忍受。可是痛过之后一种饱胀的感觉袭上婉姐的心头,这种感觉很奇妙,真是痛并快乐着。
  婉姐的适应能力很显然要比张丽敏强多了,没过一分钟,她便开始轻轻的蠕动自己的身体,缓缓的套弄云逍的阴茎。
  “嗯,嗯,好舒服,好舒服。”婉姐轻轻的呻吟着,动作渐渐大了起来。
  “婉姐,你小声一些,有人会听到的。”云逍苦笑道。
  婉姐俏脸羞红:“我,我忍不住。”
  云逍用手捂住婉姐的小嘴:“忍着点。”云逍说完,稍稍用力的动了起来。
  “唔唔。。。。”婉姐的嘴巴被捂着,只能发出沉闷的声音。不过,她的身体却动的越发的厉害了,她这个年龄的女人,欲望是很强烈的,一般男人满足不了她们。云逍却可以,而且还能让她欲仙欲死。
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在云逍有意识的动作下,婉姐脸色涨红,身体轻轻颤抖起来,云逍知道,她快要到了。云逍这下郁闷了,在公交车上,三个女人的身体十分的敏感,根本没办法满足他。难道还要再来一次?

【完】